新闻中心

一座岛 两个人 民兵夫妻27年苦守开山岛的赤诚人生
2013-06-21 16:08:33

   
2012年度海洋人物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 王继才夫妇

    因为有了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才使得开山岛受到了全国人们的关注,就是这对平凡的夫妻坚守在开山岛上整整27年。其实,人生能有几个27年呢。开山岛是一个远离大陆的荒岛,2个人就在这个荒岛上寂寞相守了27年。王继才夫妻守荒岛成为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英雄。民兵夫妻成就了开山岛,一夜之间人们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开山岛。

    距离江苏灌云燕尾港12海里的海面上,耸立着一座小岛――开山岛。岛上没有电,没有淡水,有的只是几排空荡荡的营房、嶙峋的悬崖峭壁和呼啸而过的海风。在这座小岛上,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一守就是27年。27年,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人生际遇和选择。而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的选择是,为了国防事业,舍小家顾大家;为了海防安全,无私奉献,苦守孤岛。

    一座岛,两个人,岛就是家,家就是岛

    开山岛民兵哨所,是连云港的前哨阵地。过去,这里驻有一个加强连。上个世纪80年代,连队撤了,灌云县人武部接管了营房。岛再小,也要有人看护。当年部队撤离后,留下的一些海岛哨所被划分为一、二类海防民兵哨所,开山岛属于一类海防民兵哨所,需要长期有人坚守,负责看管营房、坑道等军事设施,并观察、掌握和汇报海防前哨情况。灌云县人武部先后找了10多个人守岛,因为条件艰苦,寂寞难耐,都打了“退堂鼓”,最长的只待了13天。

    1986年7月,经群众推荐,县人武部找到时任生产队长兼民兵排长的王继才。那年,王继才27岁。

    在王继才坚守的第48天,妻子王仕花上岛了。看到满腮胡子、满头乱发的王继才,王仕花心疼极了,一咬牙,辞掉小学教师工作,上岛与丈夫风雨同舟。

    从此,岛就是家,家就是岛。两个人守护着一座孤岛,一起劳动,一起巡逻。每遇强台风,他们就用一根背包带互相拴着去巡逻,以防被风刮跑。守岛以来,王继才先后有3条肋骨被摔断,王仕花曾因胆囊管破裂,差点走进“鬼门关”。

    岛就是家,守它就要建好它。只要发现岛上的设施破损了,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就将它修补好,不然心里就不踏实。

    2006年初,岛上码头年久失修,出现了大面积坍塌。夫妻俩一合计,决定自己干。买石子、扛黄沙、运水泥、搬石头、抹砂浆……每天,夫妻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。王继才曾闪伤了腰,王仕花曾跌伤了腿,两人都躺了大半个月才康复。最让人头痛的是,时常水泥还没凝固,就被海浪冲垮;砂浆刚刚抹好,就被雨水冲走。夫妻俩不气馁,反反复复,修了一年半,才把码头整治好。208级台阶、81间营房,这些数字都牢牢记在王继才和王仕花的心里。旧营房没人住,海风又大,营房的墙壁、门窗经常会损坏。王继才既当泥瓦工,又当木匠,只要发现哪里有一点点破损,就会马上去修补,让它完好如初。

    贯穿小岛的坑道,夫妻俩更是精心呵护。王继才说:“这可马虎不得,如果在损坏的情况下启用,是要误大事的。”这些年,凭着这股倔劲,夫妻俩在开山岛上不知劳作了多少个日夜,手上磨出了血泡,血泡变成了老茧。

    一片海,两头情,情深似海,海阔情长

    开山岛,距离王继才原来在燕尾港的家只有12海里。王继才夫妇在历经艰难险阻之后,还要经受与亲人生离死别的考验。

    让王继才感到遗憾的是,自己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。“2003年10月,我父亲病重。那时正赶上上级领导来哨所检查,直到检查结束,我才请假回家,可父亲已去世了。两年后的国庆长假第一天,夜里10点多钟,我突然得到大哥去世的消息,当时正值战备执勤,情况特殊,我不能离开。等到国庆长假结束时,偏偏又赶上刮风下雨,没有船来岛,我又等了一星期,回到家只看到一座新坟……”王继才神色愈加黯然。2012年10月份母亲去世因在岛上都未能见最后一面。

    27年来,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离岛过春节的次数屈指可数。“就6次没在岛上过春节。”王继才扳着手指算。一次是母亲八十大寿那年,一次是儿子上大学那年……更多的时候,王继才和王仕花两个人,守着收音机和看不清画面的电视机,听着春晚迎新年。

    王继才很少有机会看望年迈的老母亲。他惦记着母亲,母亲也牵挂着他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想给母亲在燕尾港附近找个房子住,这样有空就能去看看她。“我老母亲都96岁了,明年春节,一定要回家陪她过年。”王继才的老母亲对儿子的守岛举动也很支持:“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你是为国家守岛,我也不怨你。”

    “我在物质上是贫乏的,但在精神上却是富足的。我付出的努力,换来的是这片海域的安全,我觉得值!”每次有人问起王继才在岛上奉献这么多年图个啥,他总是这样说。

    别人家里有存款单,王继才家里有欠账单。儿子上大学贷款3万元还没还清,修建房屋的6万元又是姐姐垫付的。“两个人忙乎一年,就那么点钱,还不如人家打工一个月挣得多呢!”上个世纪90年代初,家乡出现了“打工潮”,不时有亲戚劝王继才趁身强力壮也去“淘淘金”,一年赚个三四万元不成问题。经营运输业的大姐,还热心地为他在上海浦东找到了工作。

    可王继才“一根筋”:“我走了,谁来看护开山岛啊?!”

    大姐说:“你真是在岛上待傻了,你走了岛还能塌?先过好自己的日子吧。”

    王继才说:“钱我可以不赚,岛不能不守。若来个不熟悉情况的人接班,我们夫妻俩那么多年的心血就泡汤了。”

    见劝不动他,大姐气得骂了一句“犟驴”就走了。

    你数你的钞票,我守我的海岛。不久前,在天安门看完升国旗,有媒体记者问:“已经守了25年,还会继续守下去吗?”王继才仰着头,看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,慢慢地说:“只要我身体守得动,就不会离开。”王仕花接着说:“只要老王身体好,我会一直陪他守下去。”

    凭着这股子“犟驴劲儿”,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一守就是27年。

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信息来源:某某某”的文/图等稿件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目的,本网站不对其观点或真实性负责,内容仅供参考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国家海洋局宣传教育中心 | 京ICP备05005119号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